[新華社]醫療“援桑”:88歲醫生戴傳孝回憶那些閃亮的日子

發布者:宣傳部發布時間:2019-08-19浏覽次數:10

88歲的醫生戴傳孝家中挂著一張珍貴的黑白照片,下方寫著:一九六五年,敬愛的周總理遠涉重洋在海外接見中國首批援桑醫療隊合影。照片中,周總理側後方站著一位年輕人,他就是戴傳孝。

“一晃55年過去了,時間過得真快,在桑給巴爾的日子好像就在昨天,曆曆在目。那段經曆,是戴傳孝一生最大的榮耀。


 

▲“一九六五年,敬愛的周總理遠涉重洋在海外接見中國首批援桑醫療隊合影”。照片中,周總理側後方站著的那位年輕人就是戴傳孝。

“秘密的任務”

1963年初,江蘇省人民醫院的年輕醫生戴傳孝接到一個秘密的援外任務。周總理親自指派,由江蘇省負責組建援外醫療隊。戴傳孝說,經過嚴格政審、業務考核等,最終確定了來自沈陽、北京、洛陽及南京的13人組成醫療隊,涉及內科、外科、婦科、兒科等多個專業。

此後一年時間裏他與隊友在南京學習外文,並在醫院科室輪崗。“只知道參加重要援外任務,至于具體去哪裏、做什麽、何時去、去多久都不清楚,但我們無條件服從組織上的決定。”

19645月,戴傳孝辭別妻子和兩個年幼的孩子,趕赴北京參加出國前的集中訓練。剛開始集訓時,得知要前往索馬裏進行醫療援助,戴傳孝與隊友大量查閱當地資料。沒多久突然告訴我們,因爲桑給巴爾獨立了(編注:1963624日獲得自治,1964112日成立桑給巴爾人民共和國,1964426日,坦噶尼喀和桑給巴爾組成聯合共和國,同年1029日改國名爲坦桑尼亞聯合共和國),我們要緊急前往那裏援醫。集訓的三個月裏,戴傳孝與隊友了解當地風土人情、學習如何吃西餐,接受了外交禮儀、愛國主義教育等培訓。

國家給每人發了600元置裝費,相當于當時醫生一年的工資。隊員們到指定商店買了西裝、大衣、襯衫、領帶等,戴傳孝笑著說:“剛開始穿還不習慣,從來沒這麽洋氣過。”8月,當精神上、物質上都做好了准備,醫療援助隊從上海出發,輾轉巴基斯坦、也門、肯尼亞、坦噶尼喀,十幾天後抵達桑給巴爾。

  

▲中國首批援桑醫療隊隊員與所在國同事、領事館工作人員等合影。

“闖三關”

 88歲的戴傳孝清楚地記得“1964828這個日期,這是醫療隊正式進駐當地列甯醫院開始工作的日子。抵達桑給巴爾的第二天,醫療隊就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

在桑給巴爾的前三個月,醫療隊下榻在一家簡陋的旅館,沒吃過一粒米。在桑給巴爾碰到的“語言關、生活關、風土人情關”讓戴傳孝至今難忘。

剛獨立的桑給巴爾在當時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吃靠“三棵樹”:椰子樹、木瓜樹、菠蘿樹;穿靠三塊布”:頭上、上衣、下衣各是一塊布。熱帶水果倒是充足,但西餐真是吃不慣,中國人不吃大米飯沒有飽足感。有些隊員一到飯點就掉眼淚,吃不下、吃不飽,後來領事館每周末招待隊員們一頓大米飯,那感覺比在國內吃一頓山珍海味還香甜!”

島上生活條件艱苦,隊員們精神上孤單寂寞,與家中聯系只能依靠兩個月來一次的外交部“信使”。“大家都是含著眼淚寫家書,‘信使’成爲我們的精神寄托,帶來家裏人的消息,再把我們的信帶給家裏人。”

桑給巴爾島當地的斯瓦希裏語沒少讓醫療隊員們費心。當地通用斯瓦希裏語,會說英語的人不多。爲了克服語言障礙,醫療隊員們每天除了一起強化英語訓練,還要在急診、手術之外擠出時間學習當地語言,以便交流。到現在,戴傳孝還能記得當時最常用的幾句斯瓦希裏語:“”“哪裏痛”“一點點痛”“輕一點還是重一點”……

醫療隊隊長灑景浩是軍人出身,在他的帶領下中國援桑醫療隊實行半軍事化管理,每天生活非常規律。早起鍛煉身體、學習外文,上班、下班均爲集體行動。下班後,聽廣播、下海遊泳都是日常……點點滴滴,都已變爲讓隊員懷念的日子。

 


▲戴傳孝(中)和醫療隊隊員在桑給巴爾。

“我們依賴你”

1964年桑給巴爾剛剛擺脫英國殖民統治獲得獨立,英國醫生全部撤走,當地缺醫少藥現象十分嚴重,許多患者不得不自己購買醫院沒有的藥品和醫療用品,沒有錢的病人只能放棄治療。

第一批中國醫療隊援桑時帶去了大量的藥品和醫療器械。但是輸液需要的生理鹽水這樣基礎性藥物怎麽辦?在這種艱苦的條件下,醫師孟奇開始嘗試自己制作生理鹽水。此後慢慢嘗試制作其他藥品,這促使了後期隊員們在桑給巴爾建立了第一個制藥車間。

對初來乍到的中國醫療隊員來說,最大的挑戰還不是條件艱苦,而是當地人不了解中國、更不了解中國醫生。彼時,保加利亞、巴基斯坦、古巴等國的醫療人員已先期抵達,“他們是一名醫生攜妻帶子,而我們是團隊協作。”

“那時候工作不管白天、不管晚上、不管假日,大家以醫院爲家,只要病人有需求我們隨叫隨到。當地人找不到其他國家的醫生,後來都知道要找中國醫生。”戴傳孝介紹,當時是24小時值班制,每次兩人一班,一個星期下來幾乎每個人要值三至四次的夜班。夜裏的手術常常持續到淩晨,隊員顧不上休息又要接著上第二天的手術。不到一年時間,其他國家的援助醫生陸續離開。從那時起,列甯醫院真正成爲中國人的醫院。

除了在醫院,每個星期醫療隊都會抽出半天時間,帶上醫療設備和藥品到偏僻的鄉村、最缺醫少藥的地方進行義診。醫療隊每到一個地方,當地的百姓早早地排著長長的隊伍,烏泱泱一片,等待中國醫生的到來。因爲了解中國醫生的作風和技術,桑島居民們在路上遇到中國醫療隊隊員,都會豎起大拇指朝他們喊“ChinaChinaDoctor”

“毫不誇張地說,那時候中國面孔在總統府可以直進直出。”戴傳孝說。

痛失隊友

在桑給巴爾,中國醫療隊也付出了意想不到的代價。張宗震是醫療隊中的針灸醫生,19655月,因爲原本做過胃部手術身體不好,外加當地天氣炎熱,照例隨隊下鄉進行巡回醫療結束後的當晚,張宗震突發腦出血。整整兩天兩夜,所有的醫療隊隊員都投入搶救,但還是沒能把他救回來。

“感情上我們無法接受他的離開,大家一起去的總該一起回家。既然不能一起回,起碼要把他的骨灰送回家。”戴傳孝說,當地沒有火化的風俗習慣,醫療隊隊員將張宗震的遺體平放在木柴上,隊員人手一只火把圍著他的遺體,親手點燃柴火,後將骨灰收斂,送回祖國。“那是很殘忍的,親手點燃,眼看著自己的隊員一點點消失。”

就在醫療隊將張宗震骨灰送回國後不久,周恩來總理訪問桑給巴爾,聽說了這件事後,他的一句“青山處處埋忠骨,何必馬革裹屍還”讓隊員們茅塞頓開,此後犧牲的醫護人員便一直長眠于桑給巴爾,見證那裏的變遷。

 

▲周志耀(左一)和戴傳孝(左二)在爲哈米西進行斷肢再植手術。

“奇迹般的手術”

戴傳孝家中保留著一張19661213日發行的當地報紙和一張泛黃的《人民日報》。1966年,他和另一位外科醫生周志耀在桑給巴爾完成當地首例斷肢再植手術,被當地報紙稱爲奇迹般的手術

19665月,椰子廠工人哈米西左前臂被粉碎機軋傷,肌肉、肌腱和血管幾乎全被軋斷,只有一根動脈和一根神經沒有斷。這只幾乎全斷的手同前臂只連著一小塊皮肉。這樣嚴重的粉碎性軋傷,由于創面大,容易感染,通常是做截肢手術。考慮到哈米西將來的工作和生活,醫療隊副隊長、原南京鼓樓醫院院長周志耀和戴傳孝決定實施斷肢再植。截肢最簡單、最方便,但沒有一只胳膊對于一個人的人生來說是難以想象的。

這種手術當時在國內也屬非常複雜的手術,成功的概率不高。1963年,上海醫生陳中偉完成了世界首例斷肢再植,周志耀和戴傳孝決定賭一把。全隊人員悉數到齊全力救治,手術時間從上午八點一直持續到下午四點。在中國,碰到疑難雜症可以往上海、北京轉,那時的我們沒有退路,只能向前。

半年時間裏,醫療隊員先後爲哈米西做了植骨、固定、植皮、修複等5次手術。出院時,哈米西已經能夠用左手取食物、穿衣服,並做一些輕便的工作。新華社于19671月以《中國醫生接活了桑給巴爾老工人一只幾乎完全被軋斷的手》爲標題報道了這件新聞,隨後被人民日報刊載。

 

▲正处于复原中的哈米西与两位救他的医生(左一周 志耀,右一戴传孝)。

留下一支永遠不走的醫療隊

1965年周恩來總理訪問桑給巴爾,戴傳孝作爲周總理在桑島的臨時保健醫生出現在那張珍貴的合影中。

“周总理问医疗队队员想不想家,实际上大家很想家但不好意思说,就说不想家。周总理说,离开祖国、家人,哪有不想家的。中国医疗队迟早是要走的,要培训桑给巴尔医务人员,使他们都能独立工作,给当地人民留下一支永遠不走的醫療隊。”牢记周总理的嘱托,第一批医疗队开始了艰难而繁重的培训工作。

從那時起,醫療隊成員開始手把手指導當地醫生,向他們傳授技術,從常見病、多發病著手,提高他們的基本技能與診療水平。

1967年,第一批援桑醫療隊踏上回國的旅程。1975年,桑給巴爾政府從一直跟隨中國醫療隊工作學習的當地技術骨幹中,選拔出14名學員到南京進修深造。戴傳孝笑稱當時老師的英語水平,特別是直接口語教學能力遠不能與今天相比。每堂課都由帶教老師先演示一遍,請老教授聽,糾正發音,再正式上課堂。就在這樣的預演下,他們完成了帶教14名桑給巴爾學員的光榮任務。這些人都成爲桑給巴爾第一代由中國醫生培養的醫療技術骨幹。

丁香的“中國味”

1964年開始,55年來,江蘇累計向桑給巴爾派出29740人次的醫療團隊。20197月,第29期中國(江蘇)援桑給巴爾醫療隊曆經長途跋涉,抵達桑給巴爾,開始了他們每日開刀、夜夜急診的援外醫療生活。

“平时在国内只要做好医生工作就行,但这里不行,你必须是医生、老师、护士、设计师……一切從零开始。”在桑给巴尔开展援医工作的第一个月,医疗队队员深切体会了老队员在《“非常”纪事》中给他们的“非”常提醒。

桑给巴尔的海风加快了手术器械的腐蚀,手术器械极易生锈;没有氧气,全麻手术不能开展……江蘇省人民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林小俊告诉记者,很多的困难要求医生因地制宜,创造性解决问题。

伴隨著驚訝的,還有驚喜。

經過中國醫療隊多年的努力,林小俊感受到當地醫生診斷水平和手術能力都有了較大提高。以眼科爲例,門診常見病基本能正確診斷;一些眼球外傷手術能處理得很好;住院病人術前用藥和准備、術中機器調試做得到位;術後護理和用藥比較規範。“這讓我減輕了很多負擔和顧慮,也說明我們長期的援助讓當地形成一套規範的流程。”

從“开一刀救一个病人”、提供医疗设备、提高当地医生医疗技能,到更注重培养当地医生的诊断思维、规范操作及改善当地医院管理制度,中国医疗队正将国内的工作经验与当地医疗特点相结合,在授人以渔的过程中,不断发出中国声音、留下中国印记。

未來,在開滿丁香的桑給巴爾島上,中國醫療援助的動人篇章將會持久地書寫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