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中國]沈洪兵院士:醫學教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四點至關重要

發布者:宣傳部發布時間:2020-10-15浏覽次數:10

9月9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對加快醫學教育創新發展做出部署;9月23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快醫學教育創新發展的指導意見》。醫學教育改革創新如何有的放矢、取得實效?爲此,我們將邀請醫學院校知名管理者、學者分享他們的經驗、思考與建議。本次分享學者爲中國工程院院士、新赌豪国际校長沈洪兵





中國工程院院士、新赌豪国际校長

沈洪兵


當前,醫學教育正處于全球科技革命健康中國戰略醫教協同發展三大機遇交彙處,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機遇與挑戰。


医学教育涉及教育和医疗两个民生领域,作为人才培养的主阵地,医学院校要主动服务健康中國戰略,提升政治站位,着眼发展全局,深化医学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义无反顾的新担当、新作为,努力践行“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新使命。



優化人才培養層次結構


在科學規劃人才層次類型方面,醫學院校既要立足社會經濟與衛生健康事業發展全局,也要以學校辦學定位與發展目標爲導向,做好人才培養的頂層設計,主動優化人才培養結構。

比如,舉辦八年制醫學教育的高校需繼續深化人才培養改革探索,重點培養具有多學科交叉背景的高層次拔尖創新醫學人才;高水平醫學院校在穩步擴大本科醫學類專業招生規模的基礎上,拓展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和“5﹢3”一體化教育,加大預防醫學人才培養力度,探索公共衛生醫師規範化培訓與公共衛生碩士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接軌,試點探索公共衛生專業博士學位(DrPH)等高層次人才培養體系建設與改革。

加快民辦、高職類院校向衛生與健康相關應用型專業辦學轉型,重點發展護理、康養等相關專業,增強一線護理力量。

在優化人才培養專業結構方面,進一步健全招生、培養與就業聯動的人才培養質量監控和持續改進機制,建立完善服務生命全周期、健康全過程的學科專業結構,引導公共衛生與預防醫學、藥學、護理學、醫學技術等專業協調發展。布局新醫科建設,主動設置和發展智能醫學等新興醫學、交叉醫學專業。在兒科、精神科等醫療資源緊缺的地區,有條件的高校可適當增設兒科學、精神醫學等緊缺專業,加強地方急需緊缺專業人才培養。

提升醫學人才勝任能力


全面推進勝任力導向的醫學教育改革,強化整體醫學觀念,建立“系統—整合式”醫學課程體系,推動基礎與臨床融合、臨床與預防融合,提高學生解決臨床實際問題的能力。豐富選修課“菜單”,完善第二課堂體系,促進專業教育與素質教育有效融合,注重人文精神培養和熏陶。

加強面向全體醫學生的全科醫學教育和預防醫學教育,確保醫學生掌握必備的群體和個體預防知識以及技能,尤其要重視對臨床醫學專業學生公共衛生核心能力培養,強化防疫和慢病管理的基本知識和技能儲備。

加強預防醫學教育在培養“醫防融合”基層衛生人才中的作用,參與制定“醫防融合”的基層醫療衛生人才培養方案,培養醫防融合型的全科醫學人才,做好人民健康的“守門人”。

打造校院一體、融合貫通的臨床實踐教學體系,強化前期基礎實驗“實戰式”“情景式”訓練,將“初級臨床實踐”和“基層(社區)衛生實踐”納入基礎課程,重視早期接觸臨床,熟悉社區醫療、預防保健、老年康複、健康教育、慢性病管理等醫防工作程序、方法和技術;重視臨床階段課程規劃與落實,加強見習、實習等臨床實踐教學的內涵建設、考核評價和質量監控,重點解決實踐教學中制約醫學生發展的瓶頸問題,提升實踐教學質量。

全過程培養“仁心仁術”


把立德樹人的成效作爲檢驗學校一切工作的根本標准,將爲國家爲人民服務的家國情懷教育和醫學職業素養融入人才培養全過程,培養仁心仁術的醫學人才。

全面加強思政課程和課程思政建設,推動以課程育人爲目標的課堂教學改革,實現專業知識教育、價值引領和能力培養的有機統一。

完善思想政治工作體系,並逐步貫通學科體系、教學體系、教材體系、管理體系,確保實現各項育人工作的協同協作、互聯互通,形成全員、全過程、全方位育人新格局。構建完善專職輔導員、兼職班主任、成長導師、本科生導師、輔導員助理、家長觀察員“六位一體”育人體系,強化專職與兼職、管理與教師、學校與家庭之間的協同,開創新時代大學生思想政治工作新局面。

全面培養學生自主學習與終身學習能力。樹立終身學習理念,探索建立以信息化、智能化爲基礎的智慧醫學教育新典範,以“自主學習、師生互動”爲主要形式,建立線上與線下、理論與實踐、課內與課外、虛擬與現實有機銜接的“混合式”數字化學習、數字化教學和評價新模式,深入開展問題導向學習、病例導向學習、跨專業學習等以學生自主學習爲導向的新形態教學模式改革,加強學生終身學習能力、批判性思維能力和創新實踐能力的培養。

健全醫教協同育人機制


整合临床资源和优势,搭建学校与附屬醫院深度合作平台。通过学科、人才、平台等临床提升策略,加强高校对附屬醫院的服务管理和业务指导,全面提升附屬醫院综合实力。把附屬醫院育人能力建设纳入学校发展整体规划,重点加强临床教师队伍建设、强化临床教学规范管理、改善临床教学条件,推进临床教学的规范化、标准化、同质化建设。持续开展附屬醫院、临床医学院和教学医院认证工作,将育人作为附屬醫院考核评估的重要内容,形成校院协同育人的良好局面。

在优化医学人才评价机制方面,从高校而言,校内建立多元的监测评估制度,校外建立用人单位和毕业生长期跟踪调查和反馈评价机制,健全招生-培养-就业联动机制,为学校招生、培养、专业调整和课程设置等提供依据。同时,聘请校外教育教學管理领域专家、行业技术专家等对整个人才培养过程开展第三方观察和评价,增强人才培养与社会需求之间的契合度。

從行業而言,加快建立適應行業特點的人事薪酬制度,優化科學的人才分類評價機制。對主要從事臨床工作的人才,重點考察其臨床實踐能力;對主要從事科研工作的人才,重點考察其創新與轉化應用能力;對主要從事疾病預防控制等的公共衛生人才,重點考察其流行病學調查、傳染病疫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處置、疾病及危害因素監測與評價等能力。


關聯閱讀:陈国强院士 | 医学教育要创新,该如何培养医学生的岗位胜任力






爲助力衛生健康行業高質量發展,“醫視野”將聚焦基礎、臨床、公衛與預防等醫學各領域的先進理念和優秀實踐,撷取創新亮點、凝練發展深思、提升治理能力。

投稿郵箱:kjkp@jkb.com.cn



文:中國工程院院士、新赌豪国际校長沈洪兵
策划:王乐民  张灿灿
編輯:姜天一  夏海波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