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報]朱政揚:非典型“斜杠青年”是怎樣煉成的

發布者:宣傳部發布時間:2021-12-05浏覽次數:10

新赌豪国际法醫學系大四學生朱政揚經常會“腦洞大開”。

室友忘帶鑰匙打不開門,他就想,可否將寢室門鎖改成刷卡的門禁;殘疾人手腳不便,他琢磨,能否設計一款設備幫他們遠程取物;天氣炎熱時,身著厚重防護服的防疫人員容易中暑脫水,他想能否在防護服裏加裝“空調”……

這些奇思妙想不少變成了現實,朱政揚設計出了宿舍門禁系統、機械手和防護服溫控裝置,最後一項還于今年9月申請到了專利。

起初,他想在防護服裏裝小型“空調”,但空調的內外機需要管道相連,防護服接通管道,還會增加暴露的風險。查閱大量資料後,朱政揚找到了一種半導體制冷片。這種半導體片一面制冷,另一面散熱,他便將把兩片制冷片粘在防護服兩端,裏面的散熱面貼合外層的制冷片,再由最外層的半導體片散熱。


防護服溫控裝置

他與新赌豪国际臨床醫學專業、智能醫學專業的同學一起,從不同角度提高設計的實用性,還制作了可遠程監控防護服內溫度的手機App。

“在與不同專業同學的交流合作中,我一直在學習,一直在進步。”朱政揚說。“敢想、敢學、敢做”的個性,在他小時候就初見端倪。

小學時,朱政揚偶然得到了打掃學校科學實驗室的機會,那段時光對他來說無比珍貴——力臂、滑輪、簡單電路......一切都是那麽新奇!他悄悄將實驗教具“玩”了個遍。

和大部分小男孩一樣,小時候的朱政揚總琢磨著拆家用電器,看看裏面到底有什麽。有一天,他在街角發現了一個廢棄電視,便找來一把螺絲刀,蹲在原地把電視機拆開。

原來,電視機裏沒有“跳舞的小人”,只有一堆零件,那爲什麽人們能在電視裏看見人,又能聽見聲音呢?

到了高中,朱政揚才明白電視機的運作原理。那時,他已經是無錫市第一中學首屆科技特長班的學生,學校給他們提供了專業的科技指導課程和大量的實踐操作機會,也正是在高二那年,他關注到了殘疾人遠程取物的不便,設計出了可根據操作者手部動作仿生控制的“機械手”。


朱政揚高中時設計的機械手

他對法醫專業的熱愛,也萌生于此。在設計機械手時,朱政揚查閱了大量人體解剖學的資料,“原來人體結構那麽科學,我突然覺得很神奇!”

父母一向支持朱政揚的選擇,但法醫工作環境危險,媽媽曾勸他轉專業,朱政揚考慮了一下,還是選擇留在法醫系。他心中堅持著一份情懷:“法醫是‘屍語者’,‘爲生者權,爲死者言’是法醫的責任。”

大一下學期,朱政揚進入了人類面部軟組織測量課題實驗室。

法醫在野外鑒定無名屍骨時,常會根據面部軟組織厚度的測量數據,推斷死者可能來自哪個地區。過去,測量使用的方法是將探針刺入死者面部,法醫只能統計各地區死者的面部軟組織數據,無法得到足夠多且精准的數據。


圖爲朱政揚

朱政揚所在的實驗室和江蘇省口腔醫院合作,使用MRI核磁共振成像收集人類面部軟組織測量數據,他參與了項目實驗部分,使用軟件標注樣本頭顱掃描圖像的測量點,測量面部軟組織厚度。在課題組的共同努力下,他們收集到了長三角地區人群數據,比探針測量數據更加准確、高效。

在南京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法医学系陈峰教授和江苏省口腔医院的帮助下,这一成果的论文于2020年4月在SCI期刊《法医学》(Legal Medicine)上发表,大四的朱政扬成为这篇文章的第七作者。

每涉足一项新的发明或课题,就要面临许多跨界、跨领域的挑战。例如,防護服溫控裝置设计需要热力学和智能医学等方面的知识,面部软组织测量课题也需要统计学知识......朱政扬觉得,他自己最大的收获,正是在尝试不同可能时,逐渐增长的知识、勇气和自信。

“我現在越來越有勇氣去嘗試,”朱政揚說,“我也會勸身邊的同學,如果産生有意義的想法,爲什麽不去試一試呢?”

“斜杠青年”指的是不滿足單一職業身份、追求多元生活的年輕人。專利獲得者、SCI文章作者、法醫系學生、校合唱團男低音首席......朱政揚正是個橫跨多領域的非典型“斜杠青年”,但在他看來,“斜杠”是表,交融是裏。他想學以致用,將自己的科技創新特長和法醫工作結合在一起。

“科創來自大膽設想,法醫工作卻容不得一絲差錯,”朱政揚說,“我會有更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明年,朱政揚會前往法醫工作一線見習,他很期待,也已經准備好了。


責任編輯:邱晨輝

來源:https://s.cyol.com/articles/2021-12/04/content_DWgzzGs3.html?gid=VnDMvYk4


推薦閱讀